502

百年孤独

令狐冲剑气的自述。

一缕剑气的自述。
我来自君子剑,就是岳不群身旁所佩戴的那把剑。
但我又不是君子剑,我是君子剑的剑气,但却不是岳不群的。华山派弟子众多,是令狐冲的。
这小子刚被师父捡回来开始用那软软绵绵的小爪子抓剑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臭小子的剑气,就没有那么值钱了,所幸他争气,日复一日练剑的苦,终归是有点回报的。
后来当了个大师兄,华山派,大概也算是个什么大派。我当时就在华山,也只能和山里的剑气们交流。这小子后来成了大师兄,山里除了岳不群的君子剑和那“无双无对,宁氏一剑。“到底都不是我的对手。
说是什么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既然是五岳剑派的人,我大概也在当时算个了不起的人物。不吹不黑,我肯定是厉害的那种。
我现在还记得灵珊小师妹的剑气,柔柔弱弱穿着素衣,偏偏发起脾气,闹起别扭来比一头牛还要倔。小姑娘心思我也不懂,我也没下山读过书。偏偏日日夜夜里想着,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我和主人令狐冲在玉女峰面壁思过那几天,她稍迟到一会儿我都要细思半天,老天,这题超纲啊。

估计这是我最后没答出这道题的原因。后来独孤九剑就来了,我就说,东方不败的剑气,肯定厉害。但是独孤独孤,可不是克夫克妻的命。
令狐冲年少气盛,整日里想着和小师妹腻腻歪歪,华山派掌门的位置。一丝犹豫的时候都没有,风清扬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人,他说他是剑宗这傻小子还就信了。
前几日里,我在现世里流浪。认识了很多人和剑气,我就怀疑他是海飞丝洗发水的代言人。
扯远了,他一来,岳老头的剑气不理我了,小灵珊也不理我了。剑气总是能表现出练剑人内心深处的心思,我当时就察觉到不对。
岳老头能装那么久才赶令狐冲走也不容易。
之后是是非非我不记得了,就记得一次晕倒,桃林六仙把我逼走了。断筋削骨一般的痛楚,我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想想都脑仁疼。

之后我和令狐冲走散了,也不知道他最后结局是怎样了,他胸中有剑有侠气,仗剑走江湖,也会有朋友。走散就走散,也不是老想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

之后我在人世飘荡,也没遇见过他和小师妹。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
当年灵珊小师妹对我笑的模样,确然是一等一的好看了。

行了,跟着她们那些年轻的剑气学学写点东西,怀怀旧。想想当年侠气风骨,恍如隔世。

略尽拙笔,该睡了。老剑气要注意保养。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