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百年孤独

战争与和平(伪英米)



12月的雪下的很大,特别在这时候——月末。狭窄的街道上的人很多,11:00钟之后会更多。他们多数是去寻找酒吧喝上一夜的,我也是其中一员,路上没太多声音,靴子的鞋跟踏在石板路上,发出轻微的响声。寒冷的空气从裸露的脸颊边拂过,从裤袋里伸出手裹紧了自己的棕皮夹克。当初自己疯狂的想要参军去成为一位大兵,那件事可真是是上帝在捉弄人。没错英雄总算是成为了一名大兵,乖乖的待在预备兵的团体里和一堆无脑的肌肉硬汉一起生活,可是天知道怎么会让英雄还没上战场战争就结束了?就这前几天,部队宣布遣散,在战争中英勇杀敌的梦想完全破灭。想到这儿就觉得心中不爽,正巧终于走到想去的酒吧门前。使劲推开前门泄气,门上挂着的门铃差点甩出去。不顾个别人有些异样的眼神在舞蹈中的人群中穿梭希望找到能落座的地方酒吧小有名气,现在单独的空桌子已经不多了,四下看了看身边的圆桌,座位都被占满除了...目光停留在了自己左手边不远的一个双人桌上,那座位上有一位人,但是那恐怕是我能找到了唯一的座位了。有些无奈的撇撇嘴,随后马上挤过人群朝圆桌走去。拍掉自己夹克上的雪,努力使自己的心情不在被预备军所困,我可不想刚坐下就被赶走,站一晚上肯定不好受。接着顺手拦住一位从身边做走过的端酒小伙要了杯黑啤。走到坐在圆桌旁的人身边拍拍他肩部“嘿,伙计!英雄找不到除你对面之外其他的座位了,我只是想坐着喝杯酒而已,我想这对你来说没什么。”没等听到他的应许就大大咧咧的坐下,把沾着雪水的夹克脱下随意的搭在座椅背后,眼瞅着不远处酒保端着自己点的那杯啤酒,伸手把桌面上不知道谁剥的花生壳推到一边没等到把酒放在桌子上就从酒保手里接过了,低头猛喝了一口。“Er....我叫alfred,叫我alf也没问题”察觉到气氛有些僵硬连忙介绍起自己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