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百年孤独

碗中海

         • 吃,中国孩子自小便伴着各种各样的小吃长大。

        • 滑腻的豆腐脑,散发臭气的臭豆腐,与芹菜一起炒着吃的腐竹,不同材质的豆制品总会与奶奶的到来围绕与我身边。

         • 总会吃腻,但当一碗滑嫩嫩的甜豆腐脑端正的放在你面前时,不管是谁都抵御不了。“不过要是撒些糖就更好了”记忆最深的便是那种在路摊上吃豆腐脑所配的勺子,想象着街边的豆腐脑老板娘围着格子围裙,脸上汗水流淌,笑容满面,操着一口标准的河南话“嘿,来咧,豆腐脑儿。”把碗放在薄薄的小卓板上“诶,对啦,说字[勺子]给你”

       • 勺子底儿是平的,活像一只小船。勺子柄很宽,小时的自己经常会被勺子柄剌住手,奶奶便会一口一口的喂我,等到肚子吃不下了边说“不吃啦,不吃啦”可碗里还有大半碗,奶奶也不生气“娃子,想吃鱼吗?”爱吃肉的我眼睛突然放光“吃!”奶奶接着又舀起一勺说着望我嘴里送“这块儿最大的是鲨鱼,小的是虾米给--”就这样被骗着吃了一口又一口“来来来,这个可是大鲸鱼呢!给--”勺子随着搅拌波翻浪涌,大大小小的鱼,海龟被搅拌翻腾在海面上空,晶莹的浪花有时会飞溅到碗外。而碗内早已截然不同----那变成了波浪汹涌的深蓝色大海。

         • 到了最后吃的不能再撑的我实在不行了“不吃了不吃了,嗝儿”奶奶只好妥协说道“那就最后三口!”当时满口答应的我那懂得三是几个,当时就是觉得三应该是已经很少了“好嘞,一口,两口,两口,两口..三口!”两口不停的重复着,而往往第三口便是最后一口,不会数数的我只能吃瘪,暗自感叹三口原来这么多....

        • 奶奶的骗局直到我会数数时才被揭穿。

       •   但现在我依旧迷恋着吃着“大鲸鱼”“虾米”的豆腐脑,就好像自己撑着自己最喜欢的宽柄勺子船,漫游在晶蓝色的无边无际的大海里,时不时吃掉几个跳出海面来的鲸鱼或鲨鱼 ,或者小虾米。直到把整个海洋全部吃尽。


☆谨以此文感谢至今仍在病床边照顾我的奶奶,文风不好,文笔不好,还望各位看官海涵。其实我看完之后觉得自己写糟都对不起奶奶,但是大概因为是童年宝贵的记忆所以不想修改了


评论

热度(5)